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財經 > 商業 > 正文

造車失敗,美國躲債!造車界為何頻現“賈躍亭”?

2020-07-08 11:21:12中國新聞網 作者:張旭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2020年上半年的汽車圈,格外不平靜。

最近一個月,造車新勢力中的賽麟、博郡和拜騰三家車企接連“暴雷”,其中賽麟和博郡老板更是遠遁美國,步了賈躍亭后塵。他們如何從一擲千金的明星企業淪落至此?后有追兵的造車新勢力又路在何方?

賽麟王曉麟涉嫌犯罪遠遁美國,被指騙取數十億國資

7月2日晚間,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發布通報稱,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江蘇賽麟”)董事長、首席執行官王曉麟涉嫌犯罪,已向公安機關報案,公安也已受理。但此時的王曉麟,早已遠遁美國,做了賈躍亭第二。

賽麟汽車董事長王曉麟。圖片來自賽麟汽車公眾號

2015年,經過在江蘇如皋投資創業的龐青年牽線搭橋,王曉麟的賽麟汽車落戶如皋。那時的龐青年,還沒有因為水氫汽車為人所知,王曉麟也還有著歸國博士的旗號,依靠掌握的技術入股。

表面上看,賽麟汽車有5個股東,但實際上只有兩個股東:南通嘉禾、王曉麟。前者為國資背景,出資34億元持股比例約34%;后者實際控制的4家公司如皋薩林、南通獅邁、南通威蒙、如皋積泰以技術形式出資66億元,持股比例約66%。

王曉麟曾對外宣稱,工廠全部建成后,賽麟將實現超過40萬輛高性能整車的年能,年產值超過2000億元。但實際上,工廠自2017年2月開建至今,只下線了邁邁一款車型。賽麟規劃中2020年上市的超跑系列S1,以及超跑型SUV邁客均毫無動靜。

賽麟邁邁。圖片來自賽麟汽車公眾號

盡管王曉麟的承諾從未兌現,但還是引得南通嘉禾成為了賽麟汽車唯一的輸血者。2019年7月5日至11月12日,如皋薩林、南通獅邁、南通威蒙和如皋積泰4家公司先后向同一位質權人——南通嘉禾出質所持有的部分賽麟汽車股權,合計出質股權數額為20億元。

2019年7月8日,賽麟汽車與南通嘉禾簽訂抵押借貸合同,抵押28套設備,抵押物價值為12.12億元,保單數額為12億元。僅股權質押和設備抵押兩項,南通嘉禾就為賽麟汽車提供約32億元借款。

2019年7月20日,賽麟品牌之夜開到了鳥巢。當晚,王曉麟一擲千金請來了賽麟全球代言人杰森斯坦森和吳亦凡,并深情回憶起當年那個站在美國街頭、兜里只有100美元,卻有著一個超跑夢的自己。

然而這場聲勢浩大的發布會卻與超跑毫無關系,發售的只是被戲稱為“老頭樂”的賽麟邁邁。由于銷量不佳,江蘇賽麟天貓旗艦店在上線一個月后店面就被關閉。根據交強險上險數據統計顯示,截至2020年5月底,邁邁在全國的上險量只有27輛。

此后賽麟就沒了什么動靜,直到4月27日被公司前法務喬宇東公開舉報。喬宇東稱,王曉麟“實際控制”的4個外資股東,涉嫌“虛假技術出資”,將成本價50萬美元和2000萬美元的技術分別作價55億元和11億元入股,取得賽麟汽車的控股權,導致數十億國資流失。

4月27日,喬宇東公開舉報王曉麟。喬宇東微博截圖

根據喬宇東提供的資料,賽麟僅有的發售車型邁邁實際上叫做“Mycar”,是王曉麟在2010年前后以2000萬美元收購的香港一家低速電動車企開發的代步小車。該車綜合工況續航里程僅305公里,但補貼后售價高達16萬元,價格比同定位的新能源車型高出一倍。

舉報信發出后,南通當地官方介入調查。6月23日,江蘇賽麟上海公司收到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查封公告。此前,江蘇賽麟如皋工廠也被查封。

王曉麟將之稱為“受誣告事件”,并多次通過媒體直播的形式進行回應,然而,賽麟的爛攤子卻等不到自家的CEO。遠走高飛身在美國的王曉麟表示,受疫情影響航班屢次取消,暫時無法回到國內。

博郡黃希鳴“不會回國”,擬“放棄造車”

與王曉麟一樣“下周回國”的還有博郡汽車老板黃希鳴。6月份,有媒體報道稱,黃希鳴已利用另外的身份順利“返回美國”,并稱“將不會回國”。

成立于2016年的博郡汽車,其前身為美國先進車輛技術有限公司(AVT)和上海思致汽車工程技術有限公司,從事底盤設計和整車性能開發服務。

2019年4月11日,博郡汽車舉行首屆品牌之夜,官方首次亮相博郡i-SP、i-MP、i-LP三大平臺以及電動SUV博郡iV6和博郡iV7。2019上海車展期間,博郡iV6開啟全球預訂,博郡當時表示,該車型將在一汽夏利二期工廠量產,并在2020年一季度進行交付。然而時至今日,該款“撞臉”特斯拉的電動車,不見任何路試信息。

博郡汽車未能實現量產。博郡汽車官網截圖

博郡與夏利的合作,也出現裂痕。2019年9月,博郡汽車與一汽夏利正式成立天津博郡汽車有限公司,注冊資本25.40億元。博郡以現金出資20.34億元,持股比例80.1%,一汽夏利以整車相關土地、廠房等資產及負債作價5.05億元出資,持股比例19.9%。博郡因此獲得造車資質。

按照協議,在取得營業執照后30日內,博郡汽車要完成首期繳付出資10億元,剩余的則需在6個月內完成繳付。然而,根據一汽夏利在2020年5月28日發布的公告,博郡汽車僅向天津博郡繳付了1410萬元。

6月13日,黃希鳴發布了一封公開信,除了市場環境變化外,黃希鳴將公司資金困境歸于“錯過了很多融資機會”,給公司的現金流管理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。

黃希鳴在信中表示:“博郡汽車現已決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業模式,在當前階段,以公司已經形成的成果和產品,積極對外合作,爭取創造正向現金流,履行好公司的法律義務,全力保障全體員工、供應商、股東和各相關方的權益。”這也被外界視為“放棄造車”。

博郡公開信。

拜騰拖欠員工薪資,CEO戴雷宣布“停工停產”

6月底,央視報道拜騰汽車拖欠員工薪資4個月之久。除此之外,拜騰上海辦公室4月撤租,北京辦公室6月17日撤租,南京工廠近日也因欠費停水斷電關廠。最終,拜騰無奈按下暫停鍵。

拜騰汽車CEO戴雷宣布,自7月1日起暫停公司在中國內地的業務運營。“在停工停產期間,大部分中國區員工將待崗,僅有小部分員工留崗值守,維持公司最基本的職能運轉。”

2018年9月,拜騰以1元的價格收購一汽夏利子公司一汽華利100%的股份,獲得乘用車生產資質,代價是拜騰需承擔一汽華利8億元債務和5462萬元員工薪酬。后該款項也遭拜騰逾期拖欠,一汽夏利曾在公告中披露,2020年6月30日前,拜騰尚還未對其支付4.7億欠款。

拜騰CEO戴雷曾在發布會上宣布,量產車M-byte將在2019年初量產。然而資金卻不足以支撐拜騰走那么遠。

拜騰共融資約12億美元。數據來源:企查查

2017年成立以來,拜騰汽車共進行4輪融資,總金額約12億美元,遠低于蔚來、威馬等對手。由于新的融資遲遲不能落實,拜騰最終燒光了錢卻沒能走到量產這一步。

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汽車分析師張翔向中新網記者表示,在無法獲得新一輪融資情況下,拜騰汽車、博郡汽車等造車新勢力都面臨巨大危機。

“拜騰汽車應效仿博郡汽車,盡早放棄造車,通過各種方式為員工謀出路。要么停運、要么關閉,這是拜騰汽車眼下最好的歸宿。這樣也能最大限度保障員工的利益,讓他們能夠盡快尋找新的工作機會。”張翔說。

2020年,20多家新勢力企業料放棄造車

自2015年起,許多打著“互聯網+電動”旗號的造車新勢力成立,最多的時候有近50家。目前,除了上述三家之外,愛馳汽車、天際汽車和前途汽車也紛紛被員工曝光欠薪或裁員,其中前途汽車董事長陸群還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。

而隨著外資和國際巨頭布局新能源車,資本對于未能量產的新勢力車企,越來越謹慎。從近期情況來看,能夠獲得融資的多為已經實現量產的頭部企業,不能量產又沒有融資的企業活下去變得越來越難。

一方面是因為蛋糕在變小,整體市場在下滑。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月度數據顯示,2020年1-5月,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為29.5萬輛和28.9萬輛,同比分別下降39.7%和38.7%。

另一方面,造車新勢力內部也出現分化。乘聯會數據顯示,5月份,只有蔚來、理想、威馬、小鵬等8家造車新勢力有新車賣出。其中,僅有蔚來汽車交付超過萬輛。

數據來自乘聯會

張翔表示,“今年汽車市場要想恢復到去年銷量水平難度不小。一般而言,一家車企年銷量至少要達到10萬輛,才能實現規模經濟效益,如今累計銷量破萬輛的造車新勢力只有蔚來、小鵬等少數幾家,其他很多小品牌連銷量過千輛都做不到。未來幾年,在特斯拉等更多對手競爭下,尾部造車新勢力的銷量也將難有大的提升。”

“2020年底,國內造車新勢力可能會從40多家減少到10-15家,至少20多家新勢力企業將放棄造車。”張翔表示,造車熱已經明顯降溫,剩下的新勢力車企融資正變得非常困難。造車的商業模式投入太高,賺錢太難。而且,整個行業正發生巨大的變化,國家允許外資獨立建廠,市場越來越開放,競爭也越來越激烈。

責任編輯:鄧煒鍇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布